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行业动态 > 数字药物,让你药不“能”停?
数字药物,让你药不“能”停?
2018-03-24

早于去年年底美国医药监督管理局(FDA)就已批准了世界上第一款的数字药物它是由美国硅谷的Proteus Digital Health和日本大冢制药(Otsuka Pharmaceuticals)共同宣布,大冢制药所研发的一款搭载新型传感器的精神分裂症药物Abilify MyCite(阿立哌唑),并将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和躁郁症等精神疾病。


Abilify MyCite采用的技术与Proteus经FDA批准的药物管理和依从系统大致相同,这两者都包括传感器驱动的药片,即身体上佩戴的生物传感器贴片及配套的智能手机应用。

就新批准的MyCite而言,其传感器和一个新的定制版贴片由Proteus提供,而应用程序是由大冢制药设计的。

需要注意的是,Abilify MyCite仅被FDA批准用于监测药物摄取情况,而不是用于改善依从性。这一点可能在未来会有所改变。

这是硅谷一家医疗公司研发的嵌入式传感器,搭载在苹果手表上。它允许苹果手表的佩戴者通过嵌入式传感器检查自己的心脏活动。只要你检测到异常心率或者心房颤动的话,记录可以随后发送给你的医生。


然而今年,美国医药监督管理局(FDA)已批准了 Apple Watch 作为医疗配件的功能,没错,意思就是,你的苹果手表,就是医生了解你的重要工具了!

就是这个像沙粒大小的传感器,放在颗粒状的药片里。


从实体药到“数字药片”


就在 FDA 批准苹果作为医疗配件的早些时,也批准了全美国第一款数字药片(Digital Pills)。它跟我们平常吃的药片不同的是,这种药片或者说药丸,是带有嵌入式传感器的,当病人吃下药片后,就能追踪你是否按时吃药了。

随着数字药片进入病患的身体后,就会在胃里被激活,并开始持续发出信号。病人的心率、心跳变化、身体服药后的活动,以及药物与身体反应的联系都会被传感器监测到。

这家公司对412名研究者进行了超过两万次的服用实验,传感器的检测率高达97%,只有4个人出现了呕吐或者噁心的反应。

现在,Proteus 主要针对的是高血压和糖尿病两类慢性疾病患者群体,日后还有望像结核病等传染病的口服药进行扩展。

像有些患有精神分裂症和双极性障碍的精神健康患者,更有可能无法持续服用药物。所以说,“数字药片”的发明,正是希望让患者、家属和医务人员更好一起地管理患者病情。


让医生“按需服务”


其实,除了督促和检测患者吃药之外,患者的就诊环境也因为科技的存在发生了重大变化,总的来说,让患者看病更方便了。

说起看病,不要以为只有我们国内的抱怨看病难。2017年美国15个主要大城市进行的一项医疗调查显示,与2014年相比,新患者预约看病时间增加了30% ,达到24天。

这项调查包括新病人第一次预约看病的时间,也就是说,你要是生病了,可能要三个星期后才能见到你的医生。不同科室的等候时间还不一样,比如波士顿的病人,可能要等上45天看产科/妇科医生,等上52天看皮肤科医生,如果你要看整形外科,那快一些,只需要11天。

旧金山一家创业公司叫 Doctor On Demand,翻译过来就是“按需服务的医生”,就是希望让你看病更容易,但他们不是把医疗、保健服务带到你的家门口,而是带到你的工作场所。

具体怎么做的呢?很简单,这家创业公司创立了“现场数字医疗站”APP。如果你真的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出现个什么不舒服的话,可以立刻走出办公室,通过APP向医生咨询,跟医生视频也行。如果你需要吃药的话,医生可以向最近的药房发送处方。你只需要去取就好了。

像感冒、流感,抑郁、焦虑、皮肤、眼睛,过敏等日常生活中出现约90%的状况,这些经过认证的医生或治疗师都可以处理,医生们还会每天24小时提供服务!

但“远程医疗”这个词,已经不仅限于从“你去看医生”到“医生来看你”了,远程医疗更大程度上意味着优化整个患者的就诊环境。

随着很多初创企业和科技巨头们纷纷涌入传统制药领域,制药公司们或许才是最需要紧张的。因为那个制药厂卖药,患者买药如此简单的时代已经悄然发生变化。